<track id="rdzzh"><ins id="rdzzh"><ruby id="rdzzh"></ruby></ins></track><noframes id="rdzzh"><i id="rdzzh"><delect id="rdzzh"></delect></i>
<noframes id="rdzzh">
<address id="rdzzh"><p id="rdzzh"><rp id="rdzzh"></rp></p></address>
<track id="rdzzh"></track>
<output id="rdzzh"><del id="rdzzh"></del></output>
<i id="rdzzh"><output id="rdzzh"></output></i>

      <track id="rdzzh"><i id="rdzzh"><del id="rdzzh"></del></i></track><noframes id="rdzzh">

        <pre id="rdzzh"></pre>
        <noframes id="rdzzh">

        歡迎您訪問中國科普作家網!入會申請

        中國科普作家網 China Science Writers Association

        中國科普作家網»新聞中心»作品專欄»董仁威:科普型科幻的杰作

        董仁威:科普型科幻的杰作

        ——評吳巖兒童科幻小說《中國軌道號》

        全球華語科幻星云獎 董仁威 2021-02-05 20:51

        吳巖的長篇兒童科幻小說《中國軌道號》出版后,受到一致好評,不過,對于這部作品的類型,卻有不少爭議。有人說,這部小說是純正的兒童文學、純正的航天文學、甚至是純正的教育文學。

        崔昕平在《中華讀書報》發表的評論文章中說:“顯然,這部兒童小說的定位是獨特的,它并非少兒科幻小說,而是一部科學背景下的兒童成長小說?!盵1]

        還有人說,這部小說繼承了鄭文光、葉永烈、童恩正、肖建亨的衣缽,是中國特色科幻的徹底回歸。

        筆者研讀了這篇小說后,認為,這是一部科普型兒童科幻小說??破招涂苹眯≌f是筆者2012年10月在《中國科幻名家評傳·葉永烈》[2]中提出的概念:

        當今,人們把科幻小說分為“硬科幻”或“軟科幻”。其實,凡爾納式的科幻小說并非當今提倡的“硬科幻”,而是一種“科普式”的科幻小說。這種科幻小說在歷史上對推動科技的發展起了很大的作用?!缎§`通漫游未來》也是如此。

        這本書,除了豐富的科學幻想外,也具有兒童小說的情趣,其中大人和兒童的形象純樸可愛,易于為兒童理解和接受,情節也比較生動有趣,使兒童像聽有趣的故事似地被牢牢吸引住。如今,“科普式”的科幻小說已被中國大多數年輕一代的科幻作家拋棄,連葉永烈在后來的寫作中也不斷向主流文學靠近,拋棄了這種給自己帶來最大聲譽和影響力的科幻小說寫作形式。其實,筆者認為,科幻小說的創作形式應該百花齊放,不能用一種代替另一種?!翱破帐健钡目苹眯≌f有它的市場,是少年兒童喜愛的形式,也是對較近的科技展望感興趣的部分成年讀者喜愛的一種形式??苹眯≌f界不應拋棄和排斥這種對科技發展進行近距離展望的“科普式”科幻小說。筆者相信,科幻作家不只是可以在描繪幾千年、幾萬年后的社會生活上做文章,也可以在以百年以內“可望亦可及”的科技展望上做文章,寫“科普式”的科幻小說。這樣的科幻小說,也是有相當大的市場和影響力的。

        后來,筆者將科普式科幻更名為科普型科幻。

        筆者以為,科幻小說是跨界的,它的主流是以科幻為工具、文學為目的的一種類型文學。同時,它又有一種類型是以文學為工具,科普為目的的類型科普。

        新中國建立以來,以鄭文光、童恩正、葉永烈、肖建亨為首的一批科幻作家,創立了以科普為目的、文學為工具的科普型兒童科幻小說類型,與國際主流科幻以文學為目的、科幻為手段的類型文學不同,成為有中國特色的科幻小說。

        吳巖的《中國軌道號》正是對這種極具中國特色的科普型科幻的傳承與發展。

        《中國軌道號》中與現實生活與幻想故事相結合,處處可見對“五科”(科技知識、科學思想、科學精神、科學方法以及對社會正反兩方面作用)的普及。

        第一章“水系”講古典文化中的科技奇跡。他們從一張北京的老地圖中探索北京城建設中的科技秘密,不僅從中受到古人智慧的啟迪,還從實地考察中證實這些理論,頌揚科學探索精神。

        第二章“艙門”通過設計一種特殊的航天器艙門的故事,虛構中國早期載人航天的夢想,雖然這些在當代都已變成或者即將變成現實,但是,在20世紀七十年代,很多還是屬于近期科學幻想的范疇。

        第三章“飛壑”講航天技術的一系列新的發明,如紅微子捕捉器、神秘的手套、空間扭力矩等,都是見所未見的新奇科學幻想。

        第四章“飄燈”講腦科學,蟲子計算機、皮層通信等科學設定令人耳目一新。

        《中國軌道號》不僅繼承了新中國老一輩科幻作家的中國特色科幻傳統,還使之發揚光大,它不僅是把文學作為普及科技的一種工具,而且,對作品的文學性有很高的追求,將小說的文學性與科普型科幻的科學性有機地結合起來,融合成一個整體。它以純文學童書佳作《草房子》為榜樣,力圖成為中國優秀純文學童書中的一員。他做到了。

        筆者把自己的這些不成熟的看法與吳巖商榷,他卻說:“我自己覺得,就是寫了個回憶錄。沒有那么多東西。我懷念媽媽?!?/p>

        參考文獻

        [1]崔昕平.《中國軌道號》:科學之美盛放的童年景象.北京.中華讀書報.2021.02.01.

        [2]董仁威.穿越2012:中國科幻名家評傳.北京.人民郵電出版社.2012:64-65.

         

        (本文轉載自“全球華語科幻星云獎”微信公眾號)

        上一篇:
        郭偉:作為詩和科幻的科幻詩
        下一篇:
        沒有了

        協會官方微信

        微信二維碼

        文章部分訪問量:951166人次

        返回頂部
        文章投稿
        協會微信
        協會微信

        手機掃一掃,分享好文章

        九号公馆699有啥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