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dzzh"><ins id="rdzzh"><ruby id="rdzzh"></ruby></ins></track><noframes id="rdzzh"><i id="rdzzh"><delect id="rdzzh"></delect></i>
<noframes id="rdzzh">
<address id="rdzzh"><p id="rdzzh"><rp id="rdzzh"></rp></p></address>
<track id="rdzzh"></track>
<output id="rdzzh"><del id="rdzzh"></del></output>
<i id="rdzzh"><output id="rdzzh"></output></i>

      <track id="rdzzh"><i id="rdzzh"><del id="rdzzh"></del></i></track><noframes id="rdzzh">

        <pre id="rdzzh"></pre>
        <noframes id="rdzzh">

        歡迎您訪問中國科普作家網!入會申請

        中國科普作家網 China Science Writers Association

        書信文化漫筆

        中國科普作家協會 陳芳烈 2021-02-20 11:18

        往日,每逢年節總忘不了給遠朋近親寫上幾句話,以書信或賀卡寄托思念,送去祝福。同時,也期盼著收獲幾多溫馨的寄語。這些年在社交平臺上,書信、賀卡等早已淡出人們的視野,替代它們的是短信、微信和電子郵件,很多還是依托網絡強大轉發功能的千篇一律之作。不知不覺間,筆者也習慣了這種快餐式的情感交流,只是在偶爾翻看那些保留下來為數不多的書信、賀卡,重讀那些溫馨的文字時,會有一種莫名的感動,由此也不禁產生對于中國傳統書信文化的深情懷念,引發諸多的思考。

        書信文化,從遠古走來

        書信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且不說以“結繩記事”為代表的始于西周時期的實物信件,即便從文字書信出現時算起,中國的書信文化也已有2000 多年的歷史。1975 年,在湖北省云夢縣城關鎮西郊睡地虎一座戰國末年秦墓出土的木牘家書(寫于公元前225 年,為秦國士兵黑夫、驚兩人寫給哥哥的信),便是迄今發現的我國最早的文字書信。在中國廣為流傳的成語典故中,書信文化也留下了深深的印記,如青鳥傳信、魚傳 尺素、鴻雁傳書、驛寄梅花等,不一而足。更有與書信文化相關聯的郵驛、民信局和現代郵政。

        木牘家書

        今天,當我們重讀杜甫的“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張籍的“欲作家書意萬重”,李清照的“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時,依然可以窺見書信在歷代人們情感交流中的重要地位,讀出其中所蘊含的家國情 懷和款款親情。傳統的書信,濃縮了人們對歷史的記憶,也保留了我國傳統文化的“原生態”味道。它是富有神韻的中華優秀文化的載體,是中華悠久文明的歷史見證。

        書信,傳送的不只是信息

        在如今這個快速通信的時代,人們只需敲打幾下鍵盤,便可在霎時間把信息傳到任何地方,古人夢寐以求的“天涯若比鄰”從此成為現實,盡管現代通信網的高速傳送信息功能極大地擠壓了傳統書信的生存空間,但它根本無法包容傳統書信的豐富內涵,展現不了那植根于書信中的中國傳統文化的特殊魅力。

        眾所周知,傳統的書信是一種富有儀式感的交流方式, 它體現了儒家的“ 卑己尊人”的處世哲學,有著“見字如面”那樣的脈脈溫情,使簡單的問候也變得厚重。不僅如此,書信還是書法、文學、藝術的綜合文化載體,具有超越信息傳遞的種種文化功能。很多書信不僅有實用價值,還具有文獻價值、手跡價值和藝術欣賞價值。傳統書信記載了歷史,也為歷史所記憶。

        而今的集郵文化,也是傳統書信文化的延伸。那些留在不同年代實寄封上的寄信人筆跡以及信封、郵票上的郵戳等,都成了厚重的歷史文化記憶,一代代流傳下來,為人們所珍藏。還記得在1985 年2 月20 日,中國南極長城站郵局掛牌開業那天,國內的集郵迷都為能購得一封“南極封”而欣喜無比。這寄自南極的信,信封上不僅有南極站首任站長郭琨的親筆簽字,還有南極長城站郵局開業當天的郵戳。它不是一封普通的信,而是我國首次向南極進發的歷史見證。它的實物史料價值也不是一般電子郵件所能擁有的。

        南極封

        書信文化與慢生活

        當今社會是一個快節奏的社會。短信、微信等信息媒體的出現正好滿足了人們對信息傳遞快捷、高效的需求。這是人類信息傳播領域的一次重大革新和進步,從這個意義上講,以電子信函取代大部分書信實體是歷史的必然。

        可是,工作壓力的加大和生活節奏的加快,也引發人們對昔日慢生活的一絲懷念。慢生活不是支持懶惰,相反,它正是一種積極的生活方式、健康的心態,是在生活中尋求張弛有度、調節平衡的生命哲學。當你在一天緊張工作之后,泡上一杯茶,在氤氳的茶香中慢慢地細讀一部經典,或拿起毛筆寫上幾個字時,我想,沒有人會把這看成是生命的浪費,反而是為生活增添了情趣,也獲得了傳統文化的滋養。

        書信文化被稱為“最溫柔的藝術”,也是一種慢生活。它不僅擁有帶著體溫的文字,還是兼具紀實和陳情的文學和藝術載體??梢栽O想一下,每值年節,在賀年的短信、微信如潮涌來的時候,你是否也期待著收到一兩封夾帶著墨香,由寄件人親筆寫來的賀信,或若干枚由寄件人精心制作的賀卡呢?這時,你不會去計較這封信在路上走了多久,而更看重蘊含在其中的深情。

        如果說,短信、微信以及還將不斷涌現的新媒體,是一股不斷給我們生活注入時尚和活力的溪流,那么書信,便是中國傳統文化層巒疊嶂中一座令我們仰視的山峰。

        書信文化不會消亡,它將與中國其他優秀傳統文化一樣,在新的歷史環境下得到傳承和發展。

        特別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中國科普作家協會的立場及觀點。中國科普作家協會官方網站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

        協會官方微信

        微信二維碼

        文章部分訪問量:990735人次

        返回頂部
        文章投稿
        協會微信
        協會微信

        手機掃一掃,分享好文章

        九号公馆699有啥服务